香港珍貴生態資源:綠海龜(Chelonia mydas)

要談到香港的寶藏,特別是生態資源,很多人也只會說「貝貝」。嚴格來說,「貝貝」是外來物種[1],不提也罷。但不得不提的,就是綠海龜(Chelonia mydas)。綠海龜是唯一一種在香港產卵的海龜,身為香港人,沒理由對它連一點認識也沒有。在這個題目中,我會分開三部份:綠海龜名字的由來及成長周期、綠海龜的價值、綠海龜正面對的威脅。

綠海龜名字的由來及成長周期

綠海龜,固名思義,就是有著綠色的身體?錯!綠海龜本身是啡黃色的。牠有這個名字,是由於牠的脂肪是綠色的。綠海龜是素食者(herbivore),喜歡吃海草等海中植物。因為綠色物質不斷團積在體內,所以牠的脂肪是綠色的。人們知道牠的脂肪是綠色的,原因是綠海龜曾經成為人們的食物。

按圖放大

綠海龜的壽命和人類差不多,大約幾十年。一般成熟,有生殖能力的綠海龜是20歲左右。成年的雄性,尾巴約長背甲一半,而雌性的尾巴長度一般不會超過背甲後緣。成熟的綠海龜會在三、四月間進行交配。雌性的綠海龜交配後會到一些寧靜的沙灘產受精卵。因為綠海龜的四肢只需合於在海中行動。牠們在陸上行動不便,所以牠們會選擇深夜才到沙灘產卵。有趣的是,雌性綠海龜會選擇自己出世的沙灘產卵。產卵期會界乎六月至十月之間。產卵完畢後,雌龜便游回海中,任由將孵化的稚龜天生天養(要清楚了解,親代照顧(parental caring)多只出現在較高等的生物(如哺乳類、鳥類等))。

綠海龜的性別,是由孵化期的沙溫而決定(和人類靠性染色體(sex chromosome)決定的不同)。在28oC-30oC環境下孵化的稚龜,雌雄比例會大約是1:1。在高於30oC所孵化出來的稚龜會是雌性;相反,在低於28oC孵化出來的將會是雄性。

每隻稚龜破瞉而出的時間皆不同。但牠們會等待大家也破瞉而出,在黑夜的時候一起衝到水中,減低在途中遇到捕獵者(predator)的可能。雖然每一窩蛋可以孵出大約100隻小龜,能成功成長到成年階段的不足0.1%。原因是稚龜的天敵太多,在牠們還少,瞉還未硬,而游泳速度又不快的時候,牠們往往只能成為別人的美食。

按圖放大

就在香港孵化的綠海龜而言,從紀綠得知,牠們會游到越南的北部灣,或海南島東南邊作為棲息地。從稚龜到成熟需要大約20年。到成年後,雌性和雄性龜會進行交配。但一般牠們是幾年才會交配一次,及返回出生地產卵。整個生命周期又再一次延續。

綠海龜的價值

曾經有不少人問我一條又簡單,又發人深省的問題:「綠海龜本身有什麼價值,為什麼我們要保護牠?」綠海龜除了可供人們食用外,沒什麼大的藥價值,似乎本身的價值不高呢。加上,生物老師在課堂上,不是說過:「物競天擇 (survival of the fittest)」嗎?既然牠不適合生存,為何我們還要逆天而行呢?

以上的觀點存在著生物學上兩大謬誤。第一,就是現在的人只看重Internal Cost。其實,每樣物件也有著兩種成本,就是Internal Cost及External Cost。舉個例,要在一塊林地上起樓,承建商要買那副地,然後花錢將樹木砍掉,再建樓。這些直接性的成本便是Internal Costs。

但是,因為樹本被砍掉,令很多生物,例如蜜蜂失去了棲息地,令蜜蜂的族群大減。這樣,依靠蜜蜂傳粉(insect pollination)的植物(例如蘋果樹)的收成便會減少。最後,人們要花更多的錢,去幫助這些植物增加收成。再者,因為高樓大廈的建成,及人類的遷入,令一帶附近的的雀鳥要被迫離開居所。本來捕獵蛇蟲的雀鳥大減,令居民受到蛇的滋擾。居民不得不花錢請滅蟲公司及蛇王去消滅這些「害群之馬」。這些因為建樓而要額外付出的金錢,在建築或買賣樓宇時,並沒有包含在合約中。但是,其實它們就是因為我們使用這塊地作為住宅,背後隱藏著的成本。這些成本稱之為External Costs。所以,「牽一髮而動全身」,這是一個連鎖反應(chain reaction),甚或可以用蝴蝶效應(butterfly effect)去形容。

綠海龜的Internal Costs只是獵殺牠們需要使用的器具的費用,成本不高,而綠海龜的肉的售價又及鮑魚。就純經濟學角度而言,牠是沒什麼價值。但是,綠海龜的External Cost卻不低。綠海龜吃的是海草類,牠在物質循環(material recycling)上有著重要的角色。如果沒有牠,海草可以會生很太多,遮蓋著陽光,令可以到達深處的光線減少,繼而令海水較深處的溫度下降,使那些環境更不適合生物生存。這可能使多其他很多珍貴,又重要的生物減少。最後受害的,只會是人類。

第二個謬誤,就是在於「物競天擇」。沒錯,在「物競天擇」這一個理論中,不能適應環境的物種便會絕種。世界中的物種的存在決定於環境,而不在物種本身(自然選擇(natural selection))。但是,現在人們人為的加速環境的改變,綠海龜,甚或很多其他生物,根本沒辦法作出這麼快的改變(需知道,要一樣物種因為突變(mutation)而能更適合生存於某一個環境中,是需要數以十萬年)。這樣人為的改變,只會令更多本來可以在自然環境中生存的物種,步向絕種,嚴重影響生態系統的平衡。

綠海龜正面對的威脅

綠海龜主要受著兩種威脅:人為騷擾及全球暖化。人為騷擾包括捕獵,打擾產卵地等活動。就以打擾產卵為例。因為綠海龜獨愛「認祖歸宗」、「回鄉尋根」,牠們產卵的地方會是牠們的出生地。所以,聰明的人類,要找得到牠們的卵,甚至守候成年雌龜的出現,並不是難事。因為這些捕殺,騷擾,令綠海龜可以產卵的地方越來越少。這變相逼牠們進入滅絕之路。

不要胡亂吹牛,將所有責任歸究於全球暖化。綠海龜和全球暖化有著最少兩個關係。第一就是沙溫。上面[2]說過,沙溫會影響孵化出來的稚龜的性別。如果族群內的物種的性別集中於其中一面,對整個族群的繁殖帶來嚴重影響。第二,就是全球暖化對水位的改變。全球暖化,令兩極的冰溶化,使海面的水位上升。雌性綠海龜產下的鬼,在孵化期間,蛋內的小生命必需隔著透氣的蛋瞉向外界取得空氣。但如果水位上升,令水浸過龜蛋,蛋內的小生命便會缺氧而死亡。

總結

綠海龜的生態價值很高,加上牠們的數量已經很少,是被「世界自然保護聯」列為「瀕危(endangered)」。在香港,法例已清楚表明保謢綠海龜(香港法例第170章野生動物保護條例及第586章《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》)。在此,希望大家不要以身試法外,也要一起珍惜及保護寶貴的生態資源。


Ref:

1. 外來物種(《有害外來物種(exotic species)淺談》內)

2. 沙溫對綠海龜稚龜性別的影響

3. 圖片2出處

Copyright 2002-2008 © Y.C.Wong All rights reserved.